既然父亲可以当皇帝,我为什么不可?只要你肯找,理由总是有的。

    朱高煦为了皇位斗过两人,第一次与兄长斗。

    应该算是一场有计划、有准备、有把握的斗争。除了祖制的约束外,朱高煦无论在颜值、资历、能力等各方面都胜兄长十分。

    立朱高炽为太子?连朱棣心里都难过这个坎。想要越过祖制,更难!

    但办法总是有的。朱高煦联络了一帮人向太子之位发起进攻。

    朱高炽的太子地位被朱高煦整得摇摇欲坠。就在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,朱高煦掉链子了。

    第二次跟侄子斗。朱高炽病逝,朱瞻基上位后,朱高煦的夺位欲火又一次熊熊燃烧起来了。

    他决定造反,真真切切地造反,和父亲一样,拿起枪杆子武装夺权。

    任何斗争都讲究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。但他明显低估了对手,高估了自己的实力。

    这一次可以说是一场有计划、有准备、无把握的斗争。因为他的计划、准备、把握都是建立在错误的认知上。

    他把朱瞻基等同于朱允炆。朱允炆自幼在温室里长大,满怀理想主义,可以说是书生意气,不谙政治和军事。

    朱瞻基不同,他跟随皇祖父朱棣学习、打仗,深得祖父真传,文韬武略,英明神武。这两个人实在是无法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他把张辅等同于李景隆,李景隆是朱棣的好朋友,军事上是个草包,为了友谊可以出卖国家,关键时候给朱棣做了内应。

    张辅是朱高煦的好朋友,显然他识时务,有正气,关键时候宁可出卖友谊,也要把国家利益摆在第一位。两个人气节不同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 m.xsiluke.net 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,书架与电脑版同步。

求书请后台告知管理员.

章节目录

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