傅擎苍稍微顿了一下,很是震惊,心头突然闪过一种不好的预感,毕竟,若是连祭寒寺都已经和阴尤王搅和到了一起,那对于莫海来说,恐怕更加棘手。 

    不过,傅擎苍并没有从莫海的眼神中看出一丝一毫的慌乱,很显然,就算是祭寒寺也站到了阴尤王这一边,对于莫海来说,也没有多大的影响。 

    莫海都不着急,傅擎苍急什么,摇了摇头,傅擎苍跟上莫海,来到了弘庆法师面前。 

    对于傅擎苍来说,他进退都有路。 

    莫海和阴尤王这一战,无论谁败,他应该都不会受到多大影响,莫海赢了,他就跟着莫海,若是阴尤王赢了,阴尤王肯定也不会怪罪他。 

    “弘庆法师,这是某一位少女托我送给你的东西。”莫海来到弘庆法师面前,把尤沁给的锦囊递给弘庆法师。 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这位檀越,这东西小僧不能收,还请替小僧还回去。”弘庆法师倒是谦虚,双手合十说道。 

    “我只是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,要还,也得法师你到时候自己去还。”莫海可不吃这一套,直接将锦囊扔给弘庆法师。 

    弘庆法师无奈,只有伸手接过。 

    “那檀越可否告诉小僧,这锦囊是谁送给你的?”弘庆法师说道。 

    “尤老夫人的那位孙女,法师应该认识吧?”莫海说道。 

    “认识,多谢檀越告知,小僧下次见到她时,会将东西还给她。”弘庆法师点了点头,感谢了一声,便把锦囊放到怀中口袋里。 

    “檀越,你还有其他事情吗?”弘庆法师收好锦囊,见莫海在用一种玩味的眼神看着自己,不由微笑问道。 

    弘庆法师的笑容,绝对堪称治愈,恐怕很少有女人能在他的笑容下自持。 

    “我想见见玄难大师。”莫海说道。 

    “檀越要见我师父有什么事情吗?”弘庆法师依旧笑面如春风。 

    “有些事情,我需要当面和玄难大师聊一聊。”莫海说道。 

    弘庆法师那轻柔的眼神,不由透射出一丝谨慎,毕竟,他没见过莫海,莫海一来就说要见他师父,这不得不让他有些顾虑,虽说这个世上很少有人可以伤害到他师父,但也要谨防一些小人没事找事,让人闹心。 

    “这位檀越,我师父下午要静修,恐怕不能见你,如果檀越有什么事情,可以跟我说。”弘庆法师依旧心平气和地说道。 

    “若是我非见不可呢?”莫海说道。 

    “檀越,你若是没有足够的理由,我师父是不会见你的,我也不会让你去见我师父的,毕竟,每天要见我师父的人,太多太多,我不能破例,还望檀越见谅。”弘庆法师依旧客气地说道。 

    莫海轻笑一下,饶有兴致地看着弘庆法师。 

    “弘庆法师,你跟在玄难大师后面多久了?”莫海突然问道。 

    “从小就是跟在我师父身边。”弘庆法师说道。 

    “那你对你师父了解吗?”莫海又问道。 

    “自然了解。”弘庆法师的脾气还真是不错,至少面对莫海的“纠缠”,并没有甩脸色。 

    不过,接下来,莫海的一番话,直接让弘庆法师一直和颜悦色的脸庞,笼罩上一层厚重的阴翳。 

    “我看弘庆法师,你对你师父并不了解,难道你不知道,你的师父已经变成另外一个人了吗?” 

    这句话,绝对如炸弹在水里炸开,顿时掀起了滔天波澜,就连傅擎苍,都瞪大了眼睛,有些错愕。 

    还有,弘庆法师身边的淼夫人,一张风韵犹存的脸庞,也露出了震惊之色。 

    “檀越,我们祭寒寺,对于访客是尊重的,但若是你信口胡说,羞辱佛门圣地,那我们的尊重可就不能给你了,我劝你还是收回你刚才的妄言。”弘庆法师冷着脸说道,能让弘庆法师这种好脾气的高僧都没有好脸色了,可见莫海的话,多么的扎心,多么的让人气愤。 

    “你们出家人不打诳语,我也不打诳语,这就是我要去见玄难大师的目的,难道你就不好奇,你真正的师父去什么地方了吗?”莫海笑道。 

    “住口!”弘庆法师见莫海还在胡说八道,忍不住呵斥道,别人侮辱他,他都能笑脸以对,但若是诋毁他的师父,他绝对容忍不了。 

    “弘庆法师,出家人,可不要随便犯了嗔怒啊,其实,我要去见你师父,你也拦不住,你又何必阻拦,至于我的话,是真是假,见到你师父之后,不就见分晓了。”莫海依旧淡定自若。 

    弘庆法师的眉头已经紧锁,直直地盯着莫海,本来漆黑的眼瞳之中,就好像掀起了细微涟漪,有一道若有若无的波动传开,弘庆法师想要窥探莫海的深浅。 

    只是他的佛念触及莫海时,就好像进入了星辰大海,只感觉到了无边无尽,有一种不可窥探之感。 

    见无法窥探出莫海的深浅,弘庆法师又看向了莫海旁边一直不说话的傅擎苍。 

    在弘庆法师看来,傅擎苍应该

求书请后台告知管理员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莫海谢雨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思路客只为原作者李欣雨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欣雨并收藏莫海谢雨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