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倾发完这条微博之后,将手机收了起来,闭上眼睛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去了。

    猫儿目瞪口呆地看着手机屏幕。

    乖乖,这得有多大的勇气,才敢公然敢他们家这位女主子正面刚?

    那个安东尼儿,在找上云倾之前,肯定没有具体了解过她。

    调节大赛还没开始,就有人跳出来作死,后面肯定有好戏看。

    猫儿这阵子跟着云倾不是呆在图书馆,就是呆在实验室,差点儿被憋出毛病,难得看到一个自己跳出来作死的,津津有味地眯起眼睛,等着看热闹。

    车子一路开到薄家大宅。

    云倾下车,朝着大门里走进去。

    薄家的人见自家小姐回来了,立刻上前帮她拿书包。

    大厅里开了地暖,云倾刚脱下外套,薄迟寒就从楼下下来了。

    显然他已经看到了wb上的消息,这会儿看云倾的眼神,透着点儿好笑的意味。

    这姑娘真的是一点儿亏都不肯吃......

    “这次调香大赛我不参加,你一个人,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云倾怔了下,然后忽然想起,薄迟寒是调香大赛的第三名,也在晋级决赛的行列。

    不过薄家并无人喜欢调香,他过参加调香,只能是为了云缈夫人。

    云倾想着过去那么年,这男子拖着重病的身体,钻研调香,管理医学院,防着薄家不被群敌吞噬,帮死去的亲人报仇,所有的担子都压在他一个人肩膀上,真的是......太沉重了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云倾摇头,“没有,”又一脸自信地冲他笑道,“放心,我肯定捧冠军奖杯回来给云缈妈妈看!”

    薄迟寒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他也是心里有数,知晓云倾肯定能成功,所以才轻轻松松地撂了摊子。

    如若不然,也不会等到今天才去叫她。

    云倾洗了手,坐到餐桌前,两个人安静地吃完午饭。

    云倾转身上楼的时候,薄迟寒忽然出声,“风惜夫人早上打了电话过来,要邀请薄家大小姐明天出门玩,去吗?”

    云倾怔了下,然后想起她最近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,除非特别重要的事情,否则屏蔽外界一切联系。

    想必是风惜夫人找不到她,只好给薄家人打电话。

    想起她上次答应了风惜夫人,会上北冥家去拜访,结果到现在都没有去......云倾有点心虚地咳嗽了一声,“去。”

    薄迟寒看着她有丝落荒而逃的背景,微微一叹。

    薄管家站在一边,倒是没什么紧张意味,“少爷,您在担心什么?”

    薄迟寒从桌前站在身,音色冰凉,“那个男人......非是良配!”

    薄管家倒是笑了,“我瞧着北冥少爷倒是不错,他虽然......但他看大小姐的眼神,不会骗人。”

    薄迟寒缓缓地走到窗前,看着窗外飘零的雪花,忽然说起了另一件事,“倾倾有婚约在身。”

    薄管家倏然一怔,然后似想起了什么,皱起眉,半天都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云倾回到房间,睡了个午觉,再次醒来的时候外面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打开窗帘,然后惊艳地发现外面下雪了。

    白茫茫的雪花落了一地,整个世界都泛着清冷的白色。

    猫儿和云娆正在窗户底下堆雪人,小姑娘身手好,弄了两个大雪球,云娆正在给雪人装点眼睛和鼻子。

    

求书请后台告知管理员.

章节目录

云倾北冥夜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思路客只为原作者云倾北冥夜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倾北冥夜煊并收藏云倾北冥夜煊最新章节